西河南

西河南

历代河南府(郡)志简介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01 01:52    关注度:

  接待来到洛阳地情网!

  洛阳地情数据库

  洛阳汗青上的今天

  市委直属机关工委对201…

  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

  洛阳市河山空间总体规划…

  国务院“互联网+督查”…

  “2019年第一季度经济运…

  您的城市聪慧吗? 接待…

  史志办当局网站2018年度…

  2019我为当局工作献一策

  更多>

  史志动态·市史志办党支部与洛宁县...

  ·市史志办组织人员加入全...

  ·河南省举办全省乡镇村志...

  ·市史志办开展“倡导生态...

  ·市史志办组织开展“弘扬...

  ·市处所史志办公室主任李...

  ·市史志办深切进修贯彻市...

  ·市史志办积极营建驱逐“...

  更多>

  史志机构带领消息政策律例文件通知公开事项材料存档党建专栏旧志在线历代河南府(郡)志简介发布时间:2018年07月30日【元】河南志(清)缪荃孙、徐松辑,清宣统二年(1910)刻本,四卷。查“河南”之名,唐、宋以前为县为郡,至明设河南布政司,始为省区称号。此书内容仅为成周以来洛阳之城附、宫殿、奇迹罢了,范畴甚狭,不出今洛阳市区。缪荃孙(1844—1919)字炎之,号艺风,江苏江阴县人,光绪二年(1876)进士,近代藏书家,校勘学者。其题此书曰:游京师厂肆“一日见《河南志》手本一巨帙,用《全唐文》格纸,封面题《河南志》,识是徐星伯先外行笔。城池、宫阙,自周至唐悉具,知是宋次道《河南志》之首册而徐星伯先生修《全唐文》时所录者。”文中所提之徐星伯即徐松(1781—1848),清直隶大兴县(今属北京市)人,嘉庆十年(1805)进士,长于地舆学,著有《新疆志略》、《唐两京城坊考》等书。宋次道即宋敏求(1019—1079),北宋赵州平棘(县名,明代并入赵州)人,进士,精于史地之学,著有《长安志》、《河南志》等书,后书佚。官至龙图阁直学士。此书八卷八目如下:卷一京城门坊街隅奇迹;卷二成周城阙、宫殿奇迹,后汉城阙、宫殿奇迹,晋城阙、宫殿奇迹;卷三后魏城阙奇迹,隋城阙奇迹;卷四唐城阙奇迹,宋城阙奇迹。清沈受(1798—1840)论此书曰:“……《河南志》久佚,独借此志而隋唐东都轨制,犹可考见其全,其当贵重何如也!”(《吴兴丛书•落帆楼文集•与徐星伯中书论河南志书》)沈系所谓“隋唐东都轨制”即此数代城阈、宫殿建筑之规格,此诚宝贵,但此书之价值还可指出如下数点:第一,其中保留不少可供参考的汗青材料,如言后魏商人之奢华,“……有刘宝者最富,州郡城市之处皆宜一宅,宅各养马十匹。宅宇逾制,服饰拟于侯王。”(卷三)后魏建都洛阳后,孝文帝在政治和经济上都采纳了较为开明的鼎新政策;在贸易上扩大在中国境内,以致和国外的往来,商业日趋繁荣。又如言隋大业元年(605)筑罗郭城,役“兵夫七十万”,“其内诸殿及墙院又役十余万人”,“其木匠、瓦工、金工、石工又十余万人”(卷三)。杨广之劳民伤财如斯;其转眼覆亡为理所当然。第二,其中保留不少佚书中的材料。如《河南郡图经》,晋陆机、华延隽等人的《洛阳记》,唐韦述的《东京记》等佚书,均可借此而略窥此中的片段内容。第三,此书还给儿女的方志斥地一条溪径,名曰“建置”,这是明清各类方志中不成贫乏的内容。还有不少专著也次要走这条路子,如明李廉的《汴京遗址志》,清周城的《宋东京考》等书皆是。此书能否如缪荃孙所言,为宋敏求《河南志》之首册?似可商榷。宋书入状,仅可从司马光所作之《序》(见《司马温公函集》六十六卷)略知其大旨。而此《河南志》多有元代材料,可知绝非宋书原文。沈受曰:“是书实出元人之手,而宫殿坊市,则直录宋敏求之书,间加改窜。”(同上《落帆楼文集》)据上所引材料,“实出元人之手”一句,自无问题,余亦臆断耳!在是书卷首另有图纸五幅:曰东汉东国都图、魏金塔城图、后魏洛阳宫城图、西晋洛阳京城图、宋西京城图。阮元曰:前四图”……非后人所能造,必唐以前人旧书之遗址也。”亦揣测之词。第五图则为谬荃孙所塞入,更不知所由来。此书为今仅存之河南古方志,辛经缪氏拾掇、校订、雕板问世,保留文献,功不成没。此书除《藕香零拾丛刊》本外,另有《永乐大典》辑本,灵岩山馆本,抄校本、手本等。【弘治】河南郡志(明)弘治十二年(1499)刻本四十二卷。陈宣修,乔缙纂。宣字文德,浙江平阳人,成化十七年(1481)进土,授工部主事,因治水有功升刑部郎中;后因连坐谪夷陵州(今湖北宜昌市一带),因奉行汉化,管理超卓,于弘治九年(1496)来任知府,最初官至云南参政。缙字廷仪,洛阳人,成化八年(1472)进士,初授都水司主事,累迁兵部员外郎,弘治四年(1491)出补四川布政司参政,年七十二卒。此书为现存最早的河南府志,亦是现存全数河南志书中最早的志书之一。传播至今,国内仅三家有书,皆为残本:北京藏书楼与南京地舆所仅有两头及最初几卷,惟湖南省藏书楼存有卷首(1—3卷),据《中国处所志结合目次》载,日本国会藏书楼和尊经阁文库藏有全帙,惜目前国内尚未见复制件。现据湖南藏本简介如下:据陈宣序云:“(旧志)间文粗迹,小得大遗,不足以尽中州之胜”,遂以修志为己任。翌年开馆延士纂辑,“聚书数万卷(此中向伊王府借书数千),勤心努目,搜罗采剔,继以车岁。繁者删之,略者详之,妄者去之,实堵取之。山水地舆谛于舆地之图,因革城市例以《春秋》之法,宦绩拔其尤,人物表其正,诗文选其长;书成,三倍于旧志,凡四十二卷,册分为十有二”。本书前有伊府宗藩天全于序、陈宣序,凡例二十六则,目次。注释前首为洛阳城图、境图各一幅,目次为:卷一封域,建置沿革,定都附;卷二郡名,分野,形胜,风尚,边维,城隍;卷三山;卷四川,本地货;卷五藩封;卷六官治,兵卫,学校,坛民;卷七调庙,户口,田赋,农桑,土贡,置邮,坊表;卷八关隘,乱津梁,寺观;卷九陵墓;卷十、十一宦迹;十二宦迹,游寓;卷十三至十八人物;卷十九序,记;卷二十至二十二记;卷二十三至二十四碑;卷二十五传;卷二十六诏,诰,敕;卷二十七状,辨,说,书,启,文,语;卷二十八赞,颂,铭,跋;卷二十九至三十墓志铭;卷三十一祭文;卷三十二赋;卷三十三田,行,辞,篇,引,吟,谣,曲;卷三十四至三十七诗,律,绝;卷三十八灾祥;卷三十九至四十故迹;卷四十一故实;卷四十二杂志。每卷均有“东嘉陈宣监修,洛阳乔结编集,古股崔誉、东部厉仲彰同校”字样。据此残卷内容看,各目均以先府后属县的挨次载述,每一目前皆有小序为引。本书编排编制颇有独到之处。如志家言建置老是先沿革后边境,几成为修志常例,而此志则认为:必有边境,然后定都为邑,因革定名据此以定,故以封疆置于沿革之前。此种看法与做法表现出了一种“重今”的精力。一地之书,首当明的当时的鸿沟区域,然后据以追述汗青的、天然的、人文的各类形态。但一般志书,直至整个清代的志书,却轻重倒置,老是先叙汗青沿革,最初才大白指出其时的具体区域。这种“重古轻今”的作法是中国修志的保守,直到民国后才有所改变。本书作者在四、五百年前即能认识及此,其实是十分宝贵的。本书还留意到凸起当地特点,如《凡例》云:“故迹、故实,古今志家曾未有及,河南历朝城市,迹实汇繁,不堪记录,特取其迹之著与出事之实云”;“定都图,以洛阳为古城市之地,故表异之”。因地因事而制宜的作法甚合志体。其它如:“祠庙、楼台、亭馆、池园,据今所有书之,久废不存者移入奇迹下”;“陵墓自旧志外考见诸书,增入者各有细注”;“郡名皆考见诸书书之,其他泛称无据者不收”;“八景诗甚不近古,且有接砌之弊,故削之不载”等等,亦有见识。“户口、田赋随时增减,不克不及俱载,只书原额及弘治五年(1492)新造版籍者”,此种裁取与志书“重今”精力是分歧的。本书虽是残本,但其《凡例》俱存,共二十六则,明白而具体,使我们从中可领会明代中叶志书撰修的准绳和旨意。同时在对若何撰修处所志书这一问题上,对我们也有必然的启迪。此书首见《晁氏宝文堂书目》著录,虽仅注“河南郡志”四字,考当时间,应为此书无疑。后书目之作接踵著录,而愈演愈乱:《内阁藏书目次》著录云“十二册,弘治乙未(应为己未,即弘治十二年)郡守陈宣。”《千顷堂书目》于著录此书后,又著录“乔缙河南郡志四十二卷”一种,而《明史·艺文志》却仅著录“乔缙河南郡志”一种。其它如《澹生堂藏书目》、《脉望馆书目》亦皆著录,无撰人、年代,题曰“河南府志”,考此等书目之编纂时间,亦应为此书无疑。【顺治】河南府志(清)顺治十八年(1661)刻康熙二年(1663)刊本,二十七卷朱明魁修,何柏如纂。明魁字灿煌,辽东义州(今辽宁省义县)人,贡士,顺治十六年(1659)来任知府。柏如,本府人,顺治十六年进士。此书是清代纂修的第一部河南府志。朱明魁奉贾汉复修志檄文,遂请何柏如与当地学人藩景星,贾承惠,姬用中,董正五人“秉笔订正,因旧编加新氛繁者删之,略者增之,蚀者完之”,乃成此编。书凡二十七卷。前有孟津人陕西左布政使陈护序、朱明魁本府推官黄缓、郡人董笃行、傅景星、张精各一序。目次为:卷一凡例,修志姓氏,图考(二十四幅);卷二建置沿革;卷三星野(附祥异);卷四边境(附保里),本地货;卷五山水(附关津、桥梁、形胜、水利);卷六风尚;卷七城池(附武备入卷八公署);卷九帝王(附后妃);卷十封建(附王官、增窃);卷十一田贼;卷十二学校;卷十三职官;卷十四名宦;卷十五科贡(附荐辟封赠、荫袭、武科);卷十六人物(附乡贤);卷十七孝义(附志节),列女(补遗);卷十八挪巳;卷十九游寓(附隐逸);卷二十仙释(附寺、观、庙、方技);卷二十一奇迹(附建坊):卷二十二陵墓;卷二十三至二十六艺文;卷二十七杂记。书后有何柏如后记。本志与《顺治河南通志》编制相仿,诸目平列,不以纲同一只将部门细目附于相关目后。全书正、附目共约五十,艺文中各以体裁标目,不计在内。其时河南府辖一州十三县,各目根基以先府后州县的挨次编排,别离载述,十分清晰。此中个体目还有变通,如本地货目,本书的作法是“府属虽州县远近分歧,所出大略不相远也。按地细开,反复厌观,兹总列大同者于此,至各地有彪炳者,有偏饶者,详开于后”。有分析,有重点,详略适宜,简明简要。洛阳为九朝故都,在明代又是王室宗藩主要封域,所属如巩县、登封等亦为上古帝王所居。故本书挺拔帝王、封建二目,别离载记,凸起了处所特点。各目所载材料较丰硕。如山水目重视矿产资本,无论古今,凡有之均予说明。田赋目,其时“起价则例俱未画一,今仍照邑志抄写,不敢一字移易”,保留了原始材料。惟户口的记录多有参差,或载明洪武以来历次较大的清查数额,或只要“旧额”与“见在”两项记录,或底子无记录,材料较为残破。但田赋、驿站、所站等材料则较全。其它如新安,偃师,巩县,登封四县所记盐课的材料亦较详。卢氏县专有银洞一细目,所叙共十五处,惜甚简单,只见识点与距县城的里数,而不见其它。灾异目将明末农人起义兵在洛阳的勾当,记录得十分详尽,时近事真,长短常宝贵的材料。杂志目更有特点,洛阳地灵人杰,相关异闻趣事、各色人物、诸种风尚等丰硕多彩,自古以来不停于书。此目有纪疑,专考据史、地沿革;纪才,有洛中七友、三世宰相等;编年,专载长命白叟;纪言,汇辑名人警语;纪事,叙汉至唐代各朝严重史事;还有纪富,纪异等。纪会益加新颖,自晋金谷会、唐香山会、宋耆英会,以迄明代以来的八耆会、敦谊会、澹逸会、同年会、惇谊会、初服会、崇雅会等,无所不载,反映了各阶级人民特别是文人学士们的社会联合组织形式,颇有价值。本书缺陷亦良多。如职官目,于历代职官均不载任职年月。奇迹汇集面很广,从古城、废县到楼、台、亭、阁等共分53个细目,可谓淹博。可惜的是,大大都只载名称,至于具体地址、形制、规模、存废等,一概不见记录。于艺文目,采纳文集的形式,辑汇了一部门文章和诗赋等,而于相关当地人的著作则不予收集,十分丰硕的册本文献全数失载,实是一大缺陷。虽然如斯,因为整个顺治期间河南省所修的志书均较简陋轻率,此志书仍算较好的一种。关于本书的刊本,《中国处所志结合目次》载为“顺治十八年(1661)刻,康熙增刻本。”据本志书所载,时间最晚的是康熙二年(1663)河南分守道翁长津序,其序中并无增刻环境的论述和引见。检阅书中各目内容也并无康熙期间的内容。据此能够判断,此书成于顺治十八年,时当两朝新旧友替,故于两年后始刊刻印行,由于一般环境下,在无特殊缘由时,不会相隔二年又重行增刻。姑存疑于此,以就教于版本学家。【康熙】河南府志(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刻本,二十八卷孙居湜修,董正等纂。居湜字分庵,顺天府大兴(今北京市大兴县)人,由官前任邓州(今江苏郊县)知州,康熙三十二年(1693)升河南府知府,后又以直声把江西按察使。正字端撰,本府人,曾任汝阳县儒学训导,是顺治《河南府志》五纂修之一。本府志书自顺治十八年修后三十余年,孙居湜又奉阎兴邦檄再修此志。孙知府和本府通判朱作舟首事,请郡绅董正、范焜及进士杨名远、举人董元辅四人,因旧志补缺详略,正讹删芜,三阅月而达成。志甫成,孙居湜摆江西按察使去,张圣业接任,刊刻以行。书凡二十八卷。前有修志檄文,张圣业、孙居湜、朱作舟、袁供各一序,目次。卷次如下:卷一凡例、修志姓氏、图考;卷二沿革;卷三星野;卷四边境(附保里、本地货);卷五山水(附关津、桥梁、形胜、水利);卷六风尚;卷七城池;卷八公署;卷九帝王(附后妃);卷十封建;卷十一田赋(附嘈河、驿站、仓、盐);卷十二学校;卷十三秩祀,卷十四书院(附义学);卷十五名宦;卷十六职官;卷十七乡贤;卷十八人物;卷十九科贡;卷二十孝义(附忠节、贞烈、贤淑、流寓、隐逸);卷二一奇迹、寺观、陵墓;卷二十二至二十五艺文;卷二十六样异;卷二十七仙释、方伎;卷二十八杂志。此志与顺治志无大区别。此时河南府仍领一州十三县,没有变化,故此书内容根基仍沿旧志,又续辑近三十年事于各目之后。与旧志分歧之处在于目录的调整。起首较着地加强了封建礼教思惟的地位。如旧志只学校一目,此志则新增秩祀、书院二目,各为独立一卷,与学校目并列。其凡例云:“泮宫、社学、祠祭,皆列代尊圣重道、养老崇德报功大典,今—一条明,特详志之,以见昭代盛举视历朝尤为美备”。与此响应,于人物提高了孝义的地位,将原有的游寓、隐逸二正目撤销,附于孝义目内,实为不三不四。其它如墓归并于奇迹,祥异零丁立目,自成一卷,不再附星野之内,则较旧志为合理。内容上,墨守陈规,缺乏后修志书拾坠补阙之力。如职官、艺文等目陈陈相因,与前志毫无二致。在杂志目中新增纪书细目,收本府及属县著作八十种,可称新创,但纂者并无搜辑存留本郡文献之意,故将此等材料置于杂志内而不入于艺文,可知纂修人之陋。虽如斯,终究有了新的内容,其中有路直纂修《洛阳县志》八卷,供给了明代佚志的材料。按明代洛阳县志今皆不存,此笔记载,无疑有很大的价值。此志书现存无多,河南本省只郑州市藏书楼存有残本,(5一28卷)。此书见《清史稿•艺文志补编》著录,下注“张圣业”三字。【雍正】河南府续志(清)雍正六年(1728)刊本,四卷张汉纂修。汉,云南石屏州(今石屏县)人,康熙五十二年(1713)进士,授翰林院检讨,雍正二年(1724)来任知府。张汉自述续修此书之颠末云:“洛阳范博士百顺暨洛生家雄图董其役,先辑诸条例,予厘正删裁然后定,又命儿子辈校伪,以问锌人,区为四册;五阅月事乃罢”。此次续志于旧志(即康熙志)内容不再重录,仅补增旧志缺漏部门,并新续近四十年事汇辑成编。四卷之目次为:卷一沿革,星野,边境,山水,公署,田赋,驿站,河渠,颁赐,吉祥,寇警,盐课,学校,秩祀,祭陵,宦迹,职官,名宦,乡贤,人物,科贡,经目;卷二史目,子目,集目,艺文;卷三艺文;卷四艺文,孝义,节烈,流寓,隐逸,奇迹,仙释,杂纪,防汛,附志。共三十五目。此志新增者为颁赐、经目、史目、子目、集目及杂志中的纪梦、纪诞、纪表、防汛等细目,而以艺文为主。按艺文在前二志中,仅以“文集”的形式呈现,且多有脱漏,对本府著作,则底子不曾编录。康熙志稍有改良,但挂一漏万,殊不足观,并将此等册本置于杂志目内,没有提到应有的地位。此书则大为改变,将相关洛阳人的著作进行了较全面地汇集,按经、史、子、集四部门类法拾掇编纂。经目分为易、诗、书各类;史目以朝代挨次陈列,自周秦以迄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每书有篇名、卷数及作者,并有简明撮要;子、集二目则以报酬准,上列作者,下注其书。至此,洛阳地域的文献始有较完整的著录,此功诚不成没。杂志中防汛细目,记录雍正二年(1724)以来的武备环境,包罗兵丁、配备、铜银,是十分主要的材料。按河南府阻山带河,古来战守之地。但关于兵备环境,旧志从无记录,此次新增,实填补了当地志书一大缺门。惜只载雍正当前短短数年,是一可惜。附志亦很可观,矿洞目概述本府所属州县的矿产资本及开辟事宜,并涉及有明末卢氏“矿贼聚千人,簇拥云从,势难闭幕”的材料。另载“郡中可惜者数事”,如龙门佛龛数千,粉碎了天然面孔;登封汉柏三株,第三株伐于清初,滥剪使树木受灾;新安王乔洞钟乳石合成,如石,如土,如老树根,天然小巧,但被人布列佛像等,各种粉碎山林天然景观之事。又载有如泥池山中兰惠之属茂盛,陕州万锦滩桃树万余,春时花放如锦霞被野,俱无人赏识等相关动物花草的天然资本的材料,以及本郡天然地质、地貌和动物、农作物的土宜环境。此等材料在河南方志中是少有的,殊觉宝贵!当然其补增亦有不足处。如人物、职官及奇迹、山水等均较简单。而相关纪梦、纪诞、纪表,则满是相关帝王将相、天人感应,所谓”圣人有异相”等荒唐愚蠢的记录,最不足取。至于续修近四十年的内容,如田赋、盐课等目均较细致,很有价值。合计本志书各目,标曰“补”者,1915条,续者1239条,增者1459条,但评略各别,例如补奇迹者即618条,但一般只载名称,其余一概不载。最初需要指出的是,雍正二年(1724)陕州升为直隶州,并领灵宝、卢氏、阌乡三县,已不属河南府管辖,但此书仿照照旧将其包罗在内。胶泥于旧志而不改。【乾隆】河南府志(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刻本,一百一十六卷首四卷。施诚修,童钰、裴希纯、孙枝荣纂。诚字君实,浙江会稽(今绍兴市)人,监生,乾隆四十年(1775)来任知府。钰字二树,施诚同亲。希纯,本府人,恩贡。枝荣,本府人,副贡。先是施诚来任前,知府王公已聘英山县(原属安徽省,今归湖北省)进士金序珽纂修郡志,历时未及半载,王因调守开封,遂将后事转托于继任。时当施诚故友童钰应河南巡抚阿思哈聘参与纂修河南通志后未归,施诚乃延其主修府志,又请本邑熟悉掌故的裴、孙二贡生协同编次。越二年,志书成。全书一百一十六卷首四卷。前有施诚序,以及宋旧志、清顺治、康熙、雍正三志序十三篇,凡例三十三条,修志姓氏。目次为:首四卷圣制,卷一地图,卷二沿革表,卷三星土志,卷四边境志,卷五至六建置志,卷七至十六山水志,卷十七至二十三职官志,卷二十四田赋志,卷二十五户口志,卷二十六礼俗志,卷二十七物产志,卷二十八祠祀志,卷二十九学校志,卷三十至三十五选举志,卷三十六帝纪,卷三十七圣迹志,卷三十八至五十四人物志,卷五十五至七十六奇迹志,卷七十七至一百零五艺文志,卷一百零六至一百一十一金石志,卷一百一十二至一百一十五经籍志,卷一百一十六祥异志。共计一百二十卷,立纲二十三,设目一百二十六。此志书在所有现存河南方志中卷数为第一,鸿篇巨制,内容丰硕,诸多长处。其编制因事制宜,如职官、田赋、户口、奇迹、金石等分县编排;选举、人物、艺文、经籍、祥异等以时代为准。较之一般府志惟以县排列不知因事情化者,高超很多。山水目,一般志书大多陈陈相因,惟录旧志罢了,此志认为”山水脉络支派非亲历不克不及详”,由孙枝荣躬为订正,“穷岩绝壑无不亲至”,当真地进行了实地调查,为本府境内山川志开一新场合排场,十分宝贵。田赋、户口等门摒弃大都旧志专事抄录《赋役全书》的成例,皆按各属县自乾隆三十六年(1771)以来编审奏销实录别离注载。相关本郡文献,分金石,艺文、经籍三门。艺文据各类体裁,分诗、赋等二十二细类;金石收石经与碑刻,经籍则按四部门类并仿《文献通考》、《郡斋读书志》例,别离著录,并述其大旨,撮以撮要,以见梗概。以上三门,衡其质量与数量,均胜过大都旧志。河南府地域曾为帝王故都,全国胜地,遗址特多,此志于奇迹—一订正,备详源委,条次井然,为书数十卷册,可称浩博。其凡例云:此次纂修“采技群书,自六经子史以致百家文集及全国志乘,无不细加搜讨,阅过册本三万余卷”。查此书分量之大,内容之富,此言或非饰词,然仍不无疏漏。如唐宋名人居住洛下者甚多,而书中流寓目所载百里挑一。再如洛都风景遗闻,不停于书,此志却以所谓“严、正”为由,竟将旧志原有的附志、杂志等门目删削,使此等主要材料失传,实为一大缺典。此书除原刻本外,另有同治六年(1667)知府陈肇镛重校补刊本。肇据以乾隆志后百余年未有续修,且原刊本多朽合,多不成读,乃从藏书家处寻亲善本与钱少彭、于厚庵二人详为校对,朽蠢者修补之,错简者厘正之,散佚者重刊之,历时蒲月而事竣。此役只恢回复复兴刊本,并未增续。以上两种簿本均传播至今。此书见《清史稿•艺文志》、《八千卷楼书目》著录,卷数一百一十六,撰人施诚。《扬州吴氏测海楼藏书目次》亦著录,仅注一百二十卷(包罗首四卷)。

  通信地址:中国河南省洛阳新区通济街与开元大道交汇处分析大楼东门十三楼 邮编:471023 电子信箱:

  德律风 手艺支撑:洛阳消息港·建站核心拜候量:11425124

http://sigmawebit.com/xihenan/344.html
上一篇:秦皇岛北戴河新区出大事了 下一篇:明代河南有哪些府哪些县?

报名参赛